<object id="zm77z"><option id="zm77z"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<optgroup id="zm77z"><del id="zm77z"></del></optgroup>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

    花痴王妃要休夫

    花痴王妃要休夫

    花痴王妃要休夫

    时间:2019-03-20 09:58:32

    分类:穿越重生

    来源:奇热小说

    主角:叶宋,苏宸

    全章节目录
    花痴王妃要休夫

    花痴王妃要休夫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:玖陆文学

    回复书名:花痴王妃要休夫 阅读全文

      叶宋一朝穿越,就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花痴女,还是一个恋夫成痴的王妃,这简直就是有辱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吗?不信,自己要改变这个情况;只是原主在这王府里面被欺负的那么惨,自己是肯定要欺负回来的..苏宸那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狠狠地抽动了几下,自己那个王妃竟然逛妓院、和别人打群架,胆子大到敢去劫法场,这都算了,那个女人竟然还敢全程宣告说要休夫

    精彩章节试读

      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,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,十里红妆煞是喜庆。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,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。

      宁王娶妾,竟用娶王妃的仪式。

      全城热议,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,排场真只能用‘简便’二字形容,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。

      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。

      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,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,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,溢满了柔情。那俊朗的眉眼之间,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,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,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。

      到了王府,他亲自走过来,撩起喜轿的帘子,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,进了王府大门。鞭炮声,锣鼓声,热闹非凡。

      “吉时到!”

      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,好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妙人儿!

      然,不等众人喝彩,一拜天地还没能拜下,有人倒抽一口凉气,大堂瞬时安静了下来。内堂里,缓缓走出一个女子,女子一身红裳,绝美的小脸上了素淡的妆容,更显倾城之貌。只是她脸色仍旧有些苍白,走起路来不甚稳当,幸得丫鬟搀扶着才能一路走来前堂。

      宁王妃,叶宋。

      宁王顺着宾客的眼光转身过来,瞧见了她,原本疏朗的笑意霎时消散,转瞬冰冷如寒冰。

      叶宋不卑不亢地走上主位,坐了下来。

      宁王抿着唇,冷冷道:“不是身子不舒服病着么,不好好在后院养着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      叶宋端起一盏茶呡了一口,眼中浸开淡淡的笑意,道:“王爷今日大喜,臣妾就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得爬起来恭贺王爷。北夏有规矩,夫君纳妾,若是得不到正室的祝福,是不会幸福的。因而,臣妾为王爷主婚来了。”

      宾客哗然。来的宾客大多都是在朝为官的,但凡有点八卦的人都知道,宁王妃叶宋在王府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,且又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,对宁王用情至深百依百顺,没想到今日宁王大婚她居然主动出来了。

      宁王脸色沉了下来,定定地盯着主位上的叶宋,似乎想要透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穿她的心,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。

      “既然如此,便有劳了。”只要叶宋敢耍什么花样,他保证她会死得很惨。

      叶宋笑了笑,支着下巴,努努嘴又道:“北夏还有个规矩,妾室进门,王爷也得坐在上头。”

      宁王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,牵着新妾的手道:“不用了,本王陪南氏一起。开始拜堂吧。”

      新妾姓南,单名一个枢字。

      南枢。

      “也好。”叶宋道。

      在喜婆的吆喝下,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。除了彼此,其余的都是局外人。

      敬茶的时候,喜婆端来一盏热茶递给南枢,南枢向王妃敬上,柔柔道:“姐姐喝茶。”

      叶宋伸手来接,正好头晕脑胀久了她觉得口干舌燥,笑道:“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妹妹一定要好好服侍王爷才是。”

      “妹妹记住了。”

      只是,两手相碰时,忽然一声低呼,那盏热茶也不知是谁没有接稳,往一边斜翻,滚热的茶水倾洒了出来,烫了叶宋的手背也湿了南枢的嫁裳。

      宁王赶紧握过南枢的手,紧张的问道:“怎样,有没有被烫到?”

      南枢摇头,泣声道:“是妾身不小心,惊扰了姐姐。”

      宁王用要吃人的冷眸逼视着叶宋,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一字一顿道:“叶宋,不要以为本王不敢动你。”

      那样冷酷绝情的面容,那样冰冷的眼神,分明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。

      叶宋也不恼,笑眯眯地看着垂头的南枢,道:“不好意思,是姐姐手没有端稳,应是姐姐给妹妹赔罪。沛青,再上一杯茶来。”

      身旁丫鬟忙递上一杯茶,让南枢重新敬茶。沛青死死咬着嘴唇,垂着眼帘,把一切愤怒不甘的情绪都隐藏在了眼底。

      敬茶结束以后,南枢被送去了洞房。

      宁王立刻道:“来人,王妃身子不适,把王妃扶下去歇息。”

      叶宋领着沛青云淡风轻地转身,声音里有了一丝慵懒:“不必了,臣妾自己走回去就可,多谢王爷关怀。噢对了,”走了几步复又回头,对宁王含笑眨眨眼,“好歹是你结婚,别忘记让人送一桌酒菜来我院子里,我也好高兴高兴。”

      说罢扬长而去。

      那抹红色丽影,恍惚间竟比嫁衣的颜色还要艳烈几分。明明柔弱的身骨,却挺的笔直。

      宁王手握成拳,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。

      回去的路上,沛青抚着叶宋手背上的红痕又是心疼又是义愤填膺:“小姐,奴婢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是那个南氏故意翻了茶杯!你为什么不说出来?”

      叶宋睨她一眼,似笑非笑:“说出来有人信么?”

      “可恶!”

      叶宋捏了捏沛青头上的发髻,道:“我都不急你急个毛线,一想起苏宸那憋屈的脸我心里头就畅快,走,回去喝酒。”

      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,偷偷瞧了她一眼,嗫喏:“小姐……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……”

    相关小说

    返回顶部

    Copyright ? 2017-2019 玖陆文学

    DG真人酒店_DG真人最新网址_DG真人网页 放羊的星星| 亲爱的热爱的| 香港刘娟娟病逝| 巨石强森| 杀人回忆| 淘宝| 曝林书豪加盟首钢| 刘雯终止蔻驰合作| rotk| 滕华涛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