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zm77z"><option id="zm77z"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<optgroup id="zm77z"><del id="zm77z"></del></optgroup>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

    厉少宠妻至上

    厉少宠妻至上

    厉少宠妻至上

    时间:2019-05-13 16:00:43

    分类:现代言情

    来源:麦子云

    主角:宋云洱,厉庭川

    全章节目录
    厉少宠妻至上

    厉少宠妻至上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:玖陆文学

    回复书名:m0026 阅读全文

      据传厉家少爷不近女色,不是同志就是有隐疾。宋云洱扶了扶酸软的老腰,同志?隐疾?你们倒是来试试!明明就是一只禽兽。宋云洱咬牙,“她们说我一无长处!”男人勾唇一笑,一脸玩味又暧昧,“长处我有就行了,你确实不需要?!薄拔?,你干什么!”宋云洱瞪着已经压在她身上的男人,咬牙切齿。厉庭川邪肆一笑,风淡云轻,“当禽兽,顺便让你接受我的长处?!?

    精彩章节试读

      宋云洱被人重重的扔到地上,额头撞到了茶几的一边桌角,撞得她眼冒金星。

      额头渗出殷红的血渍。

      包厢的气氛略显混乱,烟味中渗杂着酒味。

      肥腻的男人坐在沙发上,一双色眯眯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宋云洱,带着情欲。

      吸一口雪茄,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,“女人,还是听话乖巧一点的讨人喜欢。”

      “抱歉,我不是这里的公主!”宋云洱看着他,沉声说道。

      丰厚的唇吐出一层白色烟,唇角噙着一抹怪异的阴笑。

      肥肥的脸,随笑一抖一抖的,很是**。

      “那又如何呢?”男人冷冷的盯着她,语气十分的嚣张狂妄,“进了这个门,就是本少爷的人!”

      那眼神就像是一条淬了毒的眼镜蛇,阴飕飕的。

      “我不是这里的公主!”宋云洱再一次说道,语气坚韧。

      乔少勾了勾唇,将手里的雪茄往前面的茶几上一丢,缓声说道,“本少今天心情不错,想要离开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    拿过一旁的一个酒杯,又拿过好几瓶酒,混着往杯子里倒去。

      瞬间,那一杯酒的颜色变的有些怪异,然后往宋云洱的方向推去,继续慢条斯理道,“把这杯酒喝了,本少就让你离开。”

      宋云洱看着那杯酒,沉声道,“对不起,我不会喝酒。”

      乔少挑眉,笑的一脸张扬,“不会喝也没关系,在场的任何一个人,你都可以求助,谁愿意替你喝了,你一样可以离开。包括本少!”

      宋云洱深吸一口气,环视着。

      突然,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,视线落在某个角落。

      角落光线昏暗,坐着一个男人。

      冷冽的脸,阴鸷的眼眸,浑身散发着一抹凌寒,就如同那**一般,给人一种肃杀的气势。

      宋云洱的心揪痛着。

      她从来没想过,五年后,会以这样的方式与他相见。

      男人修长的手,捏着一只高脚杯,杯子里装着小半杯红酒。

      殷红的酒,顺着明净的杯壁,缓速有节奏的晃着。

      与宋云洱额头上那渗出来的血渍竟是那般的相衬,给人一种诡异森然的感觉。

      宋云洱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甚至于拳心都是湿的。

      那一种窒息般的感觉袭遍她的全身,每一个细胞都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着,那种痛就像是深入骨髓一般。

      男人,却是连眼角也不曾朝着她这边斜过来,就像是就像是没看到一般,若无其事的坐着,冷戾的气场,让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      那是一种“生人勿近,近者格杀勿论”的气势。

      宋云洱重重的闭了下眼睛,将自己的视线收回,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,对着乔少很是恭敬的说道,“对不起,我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。”

      角落里的男人,将酒杯递于唇边,优雅矜贵的抿上一口。

      他就像是上帝的精良之作,棱角分明的脸,一双如鹰般的厉眸,随时都是瞰俯众人。

      身上焕射出来的凌寒,犹如十二月的寒潭,几乎将人冻成冰雕。

      “哦,”乔少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,“没关系,本少今天高兴。给你第二个选择。”

      他的身边两侧坐着几个女人,个个都是腿长腰细脸漂亮。

      用着凉凉的带着嘲讽的眼神不屑的盯着宋云洱,那眼神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。

      “乔少看上你,是你的荣幸!”身边一个女人瞥着宋云洱施舍般的说道,“别自作聪明的玩把戏,乔少可不是你得罪得起的!”

      “乔少让你做什么,就做什么!装什么清高!都来帝宫了,还把自己当贞烈!”另一个女人附和着,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讥诮。

      乔少弯唇一笑,那阴阴凉凉的眼眸将宋云洱上下打量了一番,最后落在她那精美的天鹅颈上。

      宋云洱长的很漂亮,就如同那从画中走出来的尤物,随时随刻都能勾起男人的欲望。

      一件白色的衬衫,将她那曼妙的身姿映衬的更加迷人。

      精致的锁骨,在衬衫领下若隐若现。

      “解一粒纽扣,走一步!”乔少不紧不慢的说道,“只要你走到门口时,衬衫上的纽扣还没解完,本少就让你离开。但是……”

      话峰一转,微微的顿了顿,右手往自己的下巴上一抚,那一双贼目迸射出一丝抹不去的欲,“如果你衬衫上的纽扣全部解开了,还是没走到门口。那……本少可就不客气了!”

      这完全是一件做不到的事情。

      衬衫上的纽扣也就五个,但是这里到门口,何止五步!

      所以,他这根本就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,而是在为难她。

      他身侧的两个女人,很是亲昵的偎进他宽肥的怀里,而他侧是双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,噙着那耐人寻味的看好戏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宋云洱,一脸很是期待的样子。

      宋云洱的视线不禁的朝着那角落方向望去,然而男人却像根本没看到她那般,自顾自的晃着自己杯子里的红酒。

      这样的动作,在宋云洱看来,更像是幸灾乐祸的看好戏。

      宋云洱知道,她跌进了一个爬不出去的旋涡,而将她推进这个旋涡的人,依然还是她最亲近的亲人。

      她就不该再一次相信他们的话,让自己掉进这火坑里,更是让他全程目睹。

      心,一寸一寸的剐痛着,就像是一片一片被刀削下来一般。

      那种噬骨的痛,让她生不如死。

      狼狈不堪的一幕,尽数的落到他的眼里,而她却是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。

      倔强的不往那个方向望去,眼眶里的泪珠亦是被她硬生生的逼了回去。

      “怎么样?”乔少一脸满意的看着她,唇角的弧度一点一点的加深,“是你自己脱,还是我给你脱?”

      宋云洱重重的咬着自己的下唇,双手则是本能的紧拽着衬衫下摆。

      “看来,是想让我帮你脱了。”乔少凉凉的说道,然后慢悠悠的站起。

      宋云洱本能的往后退去,“不要!我不是这里的公主!”

      “嘶啦!”

      “哐!”

      一声巨响。

    相关小说

    返回顶部

    Copyright ? 2017-2019 玖陆文学

    DG真人酒店_DG真人最新网址_DG真人网页 黄山| 非诚勿扰| 何炅黄磊夫妇约饭| 蔡徐坤| 坏家伙们| 麒麟990芯片发布| 国奥| 三峡坝区神秘动物| 男孩过敏遇钟南山| 杨毅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