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zm77z"><option id="zm77z"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<optgroup id="zm77z"><del id="zm77z"></del></optgroup>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

    总裁,离婚吧!

    总裁,离婚吧!

    总裁,离婚吧!

    时间:2019-05-15 14:55:32

    分类:豪门总裁

    来源:微小宝

    主角:修天澈、原芯柔

    在线阅读
    总裁,离婚吧!

    总裁,离婚吧!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:玖陆文学

    回复书名:总裁,离婚吧! 阅读全文

      结婚三年,也演了三年的戏。 人前微笑,人后形同陌路。 她只是他的门面,一个他操纵的玩偶。 每天晚上陪他的入眠的女人行行色色。而她有的,只有微凉的月光与空旷大床。 “我要离婚!” 在众目睽睽的晚宴会,她卸下伪装,当众宣布自已的决定。 他欺近她的耳边,发狠的低吼,“原芯柔,你想死么?” 她微笑开来,“是啊,我真的想死?!?心痛一点点的蔓延,看着眼

    精彩章节试读

      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一栋大厦前,车内坐着一位容貌精致,表情淡漠的女人。

      说是淡漠还不如说空洞来的更正确些,美丽的大眼晴中的着波澜不惊的镇定。

      她穿着白色的晚礼服,露出雪白的藕臂与深深的锁骨,头发高高的挽起,

      没有一根掉落,落落大方。

      得体的让人有些许的压抑,秀丽的五官,清新的如同朝露,只是那常有的木纳表情让原本灵秀的脸少了生气。

      现在的她像是有着重重的心事,连车子停下来许久了她都没有发觉,微微收拢的十指感觉她现在很紧张。

      “少夫人,你要上去见少爷么?”

      司机见少夫人在发呆,便轻声的问了。

      她猛然间回神,有点慌乱的神情很快被冷静替代,她应了一句,“嗯!我有事情跟他讲,反正等下要一起去宴会,你就先回去吧!”

      “好的,少夫人。”司机下来为其打开车门。

      她跨出,向前走了几步,抬头望着眼前高高耸立着,如同雄狮般给人压迫感的黑色大厦,垂下头,深深的呼吸后,目光平视,优雅从容的向前走去。

      从踏进大厦的大门开始,所有的员工都对她恭恭敬敬,不断的有人对她点头哈腰。

      “夫人好!”

      “好!”

      从前台到进入电梯,途经的每一个人都重复着夫人好这句话,而她也不断重复着好这个字,就像是演练了上百次的情景,早就熟练不已,只是她今天笑不出来,不然她会演的更好。

      有专人为她开了电梯,她走进,门关上了,按下最上面的的按扭,数字开始一格一格的向上跳。

      她又开始恍神了,直到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门开了,才猛的惊醒,似乎有些被吓到。

      她扶了扶额头,定定心神,呼出一口气,才提步向总裁办公室走去。

      经过秘书台,那里没有人,她的心沉了一下,握着办公室的手有点发抖。

      要进去么?进去还是不进去?等他们“好了”,她再进去么?

      还是一鼓作气冲到里面抓个现形,然后呢……

     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,她的手轻轻的放开,向后退!

      最终没能有这个勇气去推开,她颓废的垂下双手,浑浑噩噩的一直退到旁边的椅子边,身体有些颤抖,但还是保持优雅的慢慢坐下。

      原芯柔,现在没人看你表演,你可以不用这样的,她小声的对自已说,却发现连心底的那个她,也懦弱的可怜。

      她恨这样的自已,好恨,好恨,好恨!

      为什么要这么样活着,原芯柔你为什么要这么活着,这是她问了自已千百次的问题。

      已经痛到麻木的心还是会发痛!

      不知过了多久,总裁室的门开了,一个美丽妖娆却又带着清纯气息的女人出现在门口!

      长长的卷发有些凌乱,紧身的淡绿色衬衫领口开着,露出里面红红的吻痕,超短裙下是一双纤长的**,见到原芯柔,她尴尬的笑了笑,不过没有扣好衣领的打算。

      “夫人,您来了!”她很礼貌的微笑,恭敬的眼神中有着自信满满的光泽,还有那若有若无的讥讽。

      反而是原芯柔,不敢去与她对视,不敢去看她有多么美丽,也不要去想像她修长的双腿是怎么缠在她老公的腰上。

      她不能去想,因为快不能呼吸了。

      推开门,修天澈正从隔间出来,一边整理着自已的衣物,俊美邪妄的脸上有着红色的唇印,半开的衬衣露出健硕的胸肌,黑色的发丝乱中透露着魅惑的性感,小麦色的肌肤光洁无暇,一双深遂的桃花眼,就已能猜到是他的花心。

      这是她的丈夫,一个令所有女人都垂涎的男人。

      见到她,非常不悦的皱起两道剑眉。

      “没人教过你,进门之前要敲门么?”他有些厌恶的看着她,两个星期不曾见到过的女人,他不仅没有想感到一丝想念,反倒更加的令人讨厌了,特别是那张苍白的脸。

      从隔间飘染过来的气息中有着欢爱过后所留下的腥腻。

      原芯柔喉咙一紧,有什么东西堵住了。

      “对——不起!”她艰难的蠕动着嘴唇,关起门,坐在沙发上。

    相关小说

    返回顶部

    Copyright ? 2017-2019 玖陆文学

    DG真人酒店_DG真人最新网址_DG真人网页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| 俄向叙增派武器| 徐冬冬发文| 芬兰发现稀有冰蛋| 储蓄率全球最高| 巨型辣条蛋糕| 9岁神童大学毕业| 4000年前文字食谱| 红谷滩凶犯获死刑| 女篮奥运资格赛|